当前位置:杭州魔厨科技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宝玉的住处为何叫怡红院?是怎么来的?
红楼梦中贾宝玉的住处为何叫怡红院?是怎么来的?
2022-11-23

怡红院,《红楼梦》中大观园的主景之一,男主角贾宝玉的住所。不清楚的读者可以和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下去。

怡红院位于大观园之中,大观园又叫“省亲别墅”,乃是贾元春被封“贤德妃”后,贾家为了方便接待元妃回家省亲,专门斥资近百万银两,修建了这所省亲别墅,包括后文中众姊妹以及贾宝玉能入住大观园,功劳都在元妃身上:

如今早说贾元春因在宫中自编大观园题咏后,忽想起那大观园景致,自己幸过之后,贾政必定敬谨封锁,不敢使人进去骚扰,岂不冷落?况家中现有几个能诗会赋的姊妹,何不命他们进去居住,也不使佳人落魄,花柳无颜;却又想到宝玉,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,不比别的兄弟。若不命他进去,只怕他冷清了。——第23回

元妃对于大观园具有绝对的支配权,这其中就包括对大观园内部各处匾额内容的审核。怡红院为何叫怡红院?这中间是有一个过程的。

《红楼梦》第17回“大观园试验题对额”,贾政携众清客,带着贾宝玉一起畅游大观园,并对大观园各处的经典建筑题对联、匾额,在路过怡红院(那时还是一处无名建筑)时,众人看到了这么一副院中场景:

一入门,两边都是游廊交接,园中点衬几块山石,一边种着数本芭蕉;那一边乃是一棵西府海棠,其势若伞,丝垂翠缕,葩吐丹砂。——第17回

这处建筑内最醒目的景就是院中的芭蕉、海棠,芭蕉为“绿”,海棠为“红”,所以在题匾额的时候,贾宝玉依照自己的审美理论,题了“红香绿玉”四字为匾额,且看原文:

宝玉道:“此处蕉棠两植,其意暗蓄‘红、绿’二字在内。若只说‘蕉’,则‘棠’无着落;若只说‘棠’,‘蕉’亦无着落。固有‘蕉’无‘棠’不可,有‘棠’无‘蕉’更不可。”贾政道:“依你如何?”宝玉道:“依我,题‘红香绿玉’四字,方两全其妙。”——第17回

可这“红香绿玉”四字,终究是贾宝玉自己题的,到了后来元妃省亲的时候,她看到此处建筑匾额为“红香绿玉”,心中十分不喜欢,所以她将其改成了“怡红快绿”四字:

元妃乃命传笔砚伺候,亲搦湘管,择其几处最喜者赐名。按其书云:顾恩思义【匾额】天地启宏慈,赤子苍头同感戴;古今垂旷典,九州万国被恩荣。【此一匾一联,书于正殿。是贾妃口气。】“大观园”【园之名】、“有凤来仪”【赐名曰:潇湘馆】、“红香绿玉”改作“怡红快绿”【即名曰“怡红院”】、“蘅芷清芬”【赐名曰:“蘅芜苑”】、“杏帘在望”【赐名“浣葛山庄”】。——第18回

换言之:“怡红院”这个名字并不是贾宝玉起的,而是来源于元妃的“怡红快绿”。

我们顺便说说,元妃为啥要将“红香绿玉”改为“怡红快绿”?这应跟元妃个人性情有关,“红香绿玉”四字中“玉”、“香”二字过于软糜流俗,正如贾政批评贾宝玉那般:无知的蠢物!你只知朱楼画栋、恶赖富丽为佳,哪里知道这清幽气象?终是不读书之过。

元妃既能为家族利益进宫,自然是胸有丘壑之女子,笔者私自推测贾家三春之中,元春的个人性情应该和探春比较接近,探春所居住所名为“秋爽斋”,要的就是一个爽利阔大;元妃改“怡红快绿”,用“怡、快”二字,登时将匾额的风格拉上了一个层次。

因此,我们真正应该探讨的问题不是“贾宝玉为何给住所起名为怡红院”,而应该是“贾宝玉为何选择怡红院做自己的住所”,因为怡红院的名字是元妃定的,只不过贾宝玉自己选择住进了里面而已。

贾宝玉为何要住进怡红院,笔者认为原因有二:其一,怡红院的内部装饰精致巧妙,很符合贾宝玉的审美特点,书中这般记载怡红院的内部装饰:

原来四面皆是雕空玲珑木板,或“流云百蝠”,或“岁寒三友”......一槅一槅,或有贮书处,或有设鼎处,或安置笔砚处,或供花设瓶、安放盆景处;其隔各式各样,或天圆地方,或葵花蕉叶,或连环半壁,真是花团锦簇,玲珑剔透......众人都赞:“好精致想头!难为怎么想来!”——第17回

如果怡红院内部动辄挂着“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”的对联,再放几个大书架,上面放一些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之类的书,恐怕贾宝玉也万万不愿意住进去了。

贾宝玉天性“喜散不喜聚”,对于住所的要求也是以花哨为主,譬如第5回贾宝玉去宁国府,中途午睡,他就不愿意睡上房,而要去秦可卿的豪华闺房中午睡,此是一理。

其二,贾宝玉选择怡红院为住所,还有一个隐晦的原因,那就是怡红院距离潇湘馆很近。而潇湘馆恰好是林黛玉的住所:

只见林黛玉正在那里,宝玉便问她:“你住哪一处好?”林黛玉正心里盘算这事,忽见宝玉问她,便笑道:“我心里想着潇湘馆好,爱那几竿竹子,隐着一道曲栏,比别处更觉幽静。”宝玉听了,拍手笑道:“正和我的主意一样。我也要叫你住这里呢。我住怡红院,咱们两个又近,又都清幽。”【择邻出于玉兄所谓真知己。】——第23回

贾宝玉、林黛玉自幼在一处长大,互为知己,所以在选择住所的时候,彼此的远近距离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就好比今天学校换座位,学生都喜欢提前和关系好的朋友商量坐一起。

但贾宝玉恐怕自己也没想到,到了现代,怡红院却成了今人潜意识中烟花柳巷的代名词,亦值得一笑。